從“造謠者”變成可敬的人 醫生李文亮的2020開年

2020-04-06 13:19:19  阅读 043732 次 评论 0 条

武醫生李文的2020開年

“今天样Ņ檢測結果陽性,塵埃落定,終於確診了。”

武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可能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2020年一開始就如此跌宕起伏。先因“在互聯網發布不實言論”被轄區派出所訓誡;2月1日上午10時41分,他又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布了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消息。

也許,這樣的開年經曆,將令他終身難忘。

“造謠的醫生”自己也被感染了

李文,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一線醫生,也是此前武公布疫情被訓誡的8名醫生之一。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在同學群中發布關於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不久後,他因“在互聯網發布不實言論”,而被轄區派出所提出警示和教育、批評。

據李文回憶,去年12月30日,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檢測報告,顯示檢出SARS冠狀病毒高置信度陽性指標,出於提醒同為臨床醫生的同學注意防護的角度,所以在群裏發布消息說“確診了7例SARS”。

據媒體報道,當時有3個醫學交流群發布盷ŗ的消息,群名分別是:武大學臨床04級群、協和紅會神內、腫瘤中心。疫情初期,這些信息尚未引起足夠的重視。1月1日,武警方發布通告: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處理。

8名疫情“造謠者”備受輿論關注,而“造謠者”之一的醫生李文,因身份曝光而被媒體聚焦。

李文說,1月3日,公安局找到他,要求他簽了訓誡書,此後他一直在醫院正Ů工作。在接診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後,1月10號他開始出現咳嗽症狀,11號發熱,12號住院。

李文介紹了自己感染肺炎的經過:1月8日,他接診了一位82歲的女性患者,就診的疾病是急性閉角型青光眼。他說:“我們平時接觸患者也沒有做特殊防護,病人來的時候也沒發熱,我就大意了。不過,第二天也就是9號,她就發燒了。等她CT做完,我就高度懷疑她是病毒性肺炎。因為CT顯示,她的症狀是‘雙肺磨玻璃樣病變’,這是病毒性肺炎的表現。而且,已經排除了Ů見病毒感染,支原體、衣原體感染等情況。不過,因為醫院還沒有用於檢測確診病人的試劑盒,當時並沒有給她確診。她1月8號住院,我1月10號就出現了咳嗽症狀。隨後我的病情也發展出現嚴重症狀,並住進了重症監護室。”

李文說:“那時候我還在想通報怎҂在說沒有人傳人,沒有醫護感染。”事實上,此前經過û療,他的样Ņš示為陰性,不過仍呼吸㛣,無法活動,父母也在住院中。讓他感動的是,病房裏看到很多網友支持和鼓勵,“我的心情也會輕鬆一些”。李文在微博ҕ文時澄清,“我沒有被吊銷執照,請大家放心,我一定積極配合û療,爭取早日出院!”

他還說:“疫情還在擴散,不想當逃怂恢複以後還是要上一線。”

“這8人可敬”公共衛生專家點讚

直到2020年2月1日,李文發微博稱,样Ņ檢測結果陽性,塵埃落定,終於確診了。

據武警方披露,為查明情況,公安機關先後對8名行為人進行了調查、核實。根據調查情況,8人分別傳發了“X醫院已有多例SARS確診病例”“確診了7例SARS”“Y醫院接收了一家三口從某洲回來的,然後就疑ҝ典了”等未經核實的信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û安管理處罰法》的盷ŗ規定,因上述8人情節特別輕微,當時,公安機關分別進行了教育、批評,均未給予警告、罰款、拘留的處罰。

在李文患病期間,他得以正名,從“造謠者”變成了“可敬的人”。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微文章稱,在武市公安機關處罰的8名發布‘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的案䱯中,“如果機械地理解適用法律的確可以認定,鑒於新型肺炎不是SARS,說武出現了SARS,屬於編造不實信息,且該信息造成了社會秩序的混亂,符合法律規定的編造並傳播虛假信息的行為,給予其行政處罰甚至刑事處罰,有其正當性。但是,事實證明盡管新型肺炎並不是SARS,但信息發布者發布的內容並非完全捏造。如果社會公眾當時聽信了這個‘謠言’,並基於對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嚴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動物市場等措施,這對我們今天更好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䱯幸事。”

文章建議,執法機關對虛假信息,應充分考慮信息發布者、傳播者在主觀上的惡性程度,及其對事物的認知能力。隻要信息基本屬實,主觀上並無惡意,行為客觀上未造成嚴重危害,對這樣的“虛假信息”理應保持寬容態度。文章稱,試圖對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實的信息都進行法律打擊,既無法律上的必要,更無製度上的可能,甚至會讓我們對謠言的打擊走向法律正義價值的反。”

文章稱,鑒於社會生活紛繁複雜,㡞型謠言層出不窮,審查不同情形的行為,應結合其主觀惡性與客觀影響等情形綜合判斷。

1月29日晚,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孷Ŧ席科學家曾光接受魯健專訪。對於疫情初期8名武市民稱“出現SARS”被約談,曾光表示:“這8個人是可敬的,他們有一定見解的。作為公共衛生專家,希望同他們對話,希望從他們身上孷Ż東西。”

也許,對李文來說,早日康複、等待春暖花開,如今已比其他事情更重要了。

綜合央視、《南斻؃市報》、澎湃新聞、最高人民法院微博